白原

かくしんはん

【侠明】寄明月

◆ooc到我要die了
◆给好友的生日贺文 @性感道长在线撒刀
◆人物属于王道长,ooc属于我
◆最后 生日快乐!(^O^)y

    你是声名鹊起的少侠,他是十恶不赦的万圣阁少主。
    人人都道他,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   
    但你知道,他很善良,也很别扭。可以帮助叶盛兰却绝不多说一字。
    江湖上有很多少侠耽于他的美貌。
    但你也知道,他的好,决不只有美貌这一点。
    和香帅调查朱文圭的时候,无意中通过引梦术了解了他的过去。你终于明白,他一再拒绝你的原因。
    没有关系,我所喜欢的你,是全部的你,和别的都没有关系。只一个你而已。
    头脑中的想法很清晰,甚至想此时此刻就冲到他脸前,告诉他,你有多喜欢他。喜欢他的面冷心热,喜欢他的口不对心,喜欢他,很喜欢他。
    但也只敢想想。
    无外乎其他。
    你和方思明吵架了。你从小在武当长大,关于一些处理问题的方法起了些争执,按他的话来说:“呵,名门正派教出来的弟子,自然与我们这些宵小之徒不一样。”
    你气恼于他的自贬,他总是这样。明明说好了是朋友,却非要在彼此之间画一条分明的界线,将你推开。
    你红着眼眶冲他喊:“名门正派怎么了?宵小之徒又怎么了?同样是人,有何不同?你何必贬低自己,就算是名门正派,喜欢上了万圣阁少主,又有什么不可以?”
     他呆愣在原地,你被气愤冲昏了头脑,回过神已经在几里开外了。你觉得自己没错也不想道歉,但你想和他和好,在生气吵架后的短短一刻钟之内,你就不想再和他闹别扭了。
    大概是出于名门正派的自尊心和一些女孩的隐秘的小情绪,虽然很想和好,但就是不想找他。
    然而,十天过去了。一个月也马上过去了,他还是没有来找你。倒是你,从一开始的越想越气,到现在的只想和他见一面和好,底线越来越低。
    今天,依旧没有找你。
    常听宋师兄说酒是个好东西,今日的你可没有品尝的心思。一杯接一杯的下肚,该庆幸周围没有人,不然你怕是要被拉倒太和桥上挨一顿毒打。
    你从未饮过酒,只觉得脑子晕乎乎的。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竟拿它当了知心好友。
    “月亮啊月亮,你说我那么喜欢他,每日去找他,送他礼物,就想找他说说话。现在,吵架了,真的一眼都不看我。我很生气,可是啊,我又想想他那么好,就不生气了。我真的真的,好想见他。他什么时候才能来主动找我呢?”
    说完你就趴在桌子上啜泣,最近有太多的不顺利,作为江湖上声名鹊起的少侠,你的生活也并不总是恣意江湖。而作为一个女孩子,你的恋情也并不顺利。
   “你就是把心思说给月亮,也不愿意告诉我吗?”
    当你伏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时候,听到了方思明的声音。
    大概是幻觉吧。
    就在这么想的时候,一双手将你抱了起来,大概是想把你抱到床上吧。你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觉得是月亮实现了你的愿望,搂着他的脖子嘿嘿的笑。
    月色下的他,格外的好看。
    好想亲一口啊,你也这么做了。吧唧一下,亲在他的侧脸。
    哎?他把你放下来了。一手扶着你保持平衡,另一只手温柔地抚上你的脸。
   “你究竟…要挑战我的底线到什么时候?”
    接着,是一个吻,浅尝辄止。
   “少侠?”
   “嗯?怎么啦?”
   “我…是谁?”
   “方思明啊,我最喜欢的方思明。”
   “……闭上眼。”
    你乖乖的闭上眼睛,唇上有不一样的触感,混合着酒香让人晕晕乎乎的。忽然,你意识到了不对,将他推开。
   “不对!既然你是月亮变的,那你就应该按我说的做!你应该说,我心悦你,与我…共结,共结连理可好?嘿嘿,快说。”
   “……别胡闹,睡觉。”
   “那你和我一起睡吗?”你坐在床上,眼睛亮亮的盯着他。
    被你直白的眼光看的有些难为情,他将头扭到了一边。
    半晌,才上前把你搂到怀里。
   “睡吧…”
   “你是我的方思明嘛,我一个人的,方思明。”迷迷糊糊间,你拽着的衣服被人抽走,下意识地问出口。
    ……
   “…随你怎么想。”
-----------------------
    第二天醒了之后头痛欲裂,偏偏干的些蠢事记得一清二楚。回忆起方思明,你又羞又恼,只觉得活了这么久最丢脸的时候全被他看见了。
    好不容易等晚上忘的差不多了,罪魁祸首却来了。
   “哎?你,你怎么来了。”
    他的脸阴沉了下去。
   “你不记得昨天晚上说过什么了?”
   “记,记得,可是你,怎么来了啊。我…”
    听到你说出记得二字,他的脸色缓和了下来。然而听到你的后半句,他的脸比刚刚还要阴沉。冷哼一声,转身走掉了。
   “思明兄,别生气啊。那个你走错方向了。那个是我的屋子,你要是回万圣阁应该走那边……”
    阻止你说下去的是他的眼神,你有预感,再说下去,你绝对,绝对,绝对会很惨。
    就在这个时候,你终于意识到了昨晚自己究竟说了什么。
   “那个,你你你不会真的要和我共结连理吧!”
   “哼,随你怎么想。”
   

心情复杂,不是很喜欢犬系男子
然而TOMA我吹爆啊啊啊,话说crowd篇Ikki前辈也只是求婚,官方也太偏心了吧
拍桌子!!
呜哇,TOMA幸福真的是太好了

一心一意求发展,
专心致志提修为。
闲了有空搬搬砖,
累了世界吵吵架。

就是不看新地图!

没错←_←,这就是我们金风玉露!
ball ball你们!!来个人和我在蝙蝠岛看会风景吧!!夏天不就是沙滩!海水吗!!不要老是搬砖了啊!!!

偶像事迹(我英偶像梗)

想到一个梗
全员偶像设定
有私设
    这是一个全世界遍地是偶像的时代,其中有一个世界级爱抖露--欧尔麦特!在这个偶像竞争激烈的年代,no.1偶像欧尔麦特现在正面临巨大危机!因为做了太久的爱抖露,被妈妈逼着结婚退出娱乐圈,虽然欧尔麦特的目标是给全世界送上最棒的温暖人心笑容,但是妈妈那里实在是无法用十年前的借口搪塞过去了。
    于是欧尔麦特为找到一个可以传承自己理想的少年进入了三年制超偶像学院担任老师!在这里他遇到一群认真刻苦的少年少女,还找到了自己的传承人--绿谷出久!但是果然,在usj事件中的死柄木还是给欧尔麦特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年代,这个爱抖露他!他!他竟然不露脸!!!想当年欧叔凭借美漫画风在观众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然而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依旧要凭借自己实力不凭脸做爱抖露的少年,死柄木吊!让欧尔麦特深受感动!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虽然死柄木依旧没能火起来,但是听说要出一首暗黑风格的新歌[脑无]。终于!在一个爽朗的傍晚,这首歌发布了!
    然后圈里有名的特立独行的偶像杀手斯坦因,在当天晚上解释了自己称号的由来。因为过于崇拜欧尔麦特,认为别的怀有其他心机做爱抖露的家伙全是渣渣,所以用不同方法让他们退圈了。
    于是当天的头条热搜全是讨论斯坦因的,死柄木费心费力的新歌销售惨淡。虽然在之后斯坦因被强制退圈,但他的行为吸引了一大圈粉丝。死柄木因为新歌销售惨淡,长久以来的内秀无人理解,公司企图让他转型。然而我们的死柄木君,是一个一心一意的爱抖露,他接手了斯坦因的部分思想!开始全力摸黑欧尔麦特和超偶像学院的学生!出人意料的,死柄木因为接手了斯坦因的思想吸引了一大波粉丝,虽然恨斯坦因和欧尔麦特恨的不得了,但是死柄木本质还是一个想做爱抖露的好孩子,于是开始了他的正能量人生。

【邱居新】喜欢你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你很喜欢他,喜欢坐在长廊上看他练剑,喜欢看他同人说话时微微抿起的嘴角。他说话很少,大多都是“嗯”,但是就连这一点你也很喜欢。
    你知道的,你在他心中是远不及他的大道的。没关系,一辈子那么长,你可以一直赖在武当,就这样陪着他,看他练剑,看他处理事宜,然后明目张胆的,喜欢他。
    他每天都会练剑,风雨无阻。就像是现在连绵阴雨,他也在一丝不苟的挥舞着手中的剑。他是有着坚定信念的人,一心走大道。站在长廊上看着的你,忽然就对自己长期以来的自信产生了怀疑。他,真的能喜欢上你吗?
   “邱居新!…喜欢你。”
    本来很想大声的告诉他,在喊出名字之后,又很微妙的怂了。喜欢两个字含糊在嘴里,大概只有自己才能听清。你懊恼于自己的冲动,又不敢抬头看他到底听到了没有,只想转身就走。
   “嗯。”
     ?
    他…听到了?!当你抬眼和他对视的时候,你终于看到了,他的眼里不只有冷意更多了几分温柔。
    邱居新也喜欢你大概不是武当的秘密,只有你一个人傻乎乎的以为自己是单恋。你大抵从来都不知道,他在同人讲话的时候总会将余光放在你身上。除了练剑的时候,他的眼神也总会看向你,也只有你这么笨的家伙还没有发现,他喜欢你。

【少暗】抱抱

◆我早上醒了可能会被打死
@皮皮鲲 救我!

    这大概是沧泠最贫穷的一段日子,每天处于主动打工和被迫打工之中。身上的存款连两万都不到。
    然而就连最近新出的抱抱都要一万九千八。
    呵,辣鸡网易!
    连抱怨都带着贫穷的气息。
    大概是某天副本结束后的闲聊,江湖开始炫耀新买的抱抱。
   “江湖,抱抱是什么样子的啊?”
   “没试过哎,大和尚!来抱抱吧!”
----------------
    叮!
   “江湖是大人的童话想要和沧泠抱抱”
    √
    真是意料之中充满基情的动作啊,不过,江湖的脸还真的是很清秀。就像是…女孩一样。
    配上江湖软糯的声音,咚,咚,身后的背景是亮起灯的金陵城,虽然并非自己抱着江湖,但沧泠依旧感受到了心跳的声音。
---------------
   “江湖!为什么不和我抱抱?”如山再屡次被拒之后,发出疑问。
   “我可是宇宙钢铁直男!江湖是童话大人,你是男号,不要跟你抱。”
    啧,和小泠抱抱为什么就可以。
    ╮(﹀_﹀)╭

[少暗]安全感/小段子

◆二次创作,ooc我的
◆人物属于浮生未歇
◆江湖的十分之一的贱萌气质我都写不出来啊啊啊啊






   “大和尚,大和尚打本嘛?”
    还没有回复消息,入队邀请就发过来了,关于江湖这一点沧泠实在是无可奈何。同意之后,被传送到…???
    江南?
    成片成片的绯红色树叶下,站着穿着问初心的少年。
    啊,是芳菲林。
   “大和尚大和尚,你来当队长。我太累了,嗯没错,当队长太累了。”
   “好。”
    大抵是看透了大和尚这一点,江湖格外喜欢找沧泠打本。虽然也会和帮里的大家打本,但果然还是和大和尚在一起最有安全感。
    亲密度上千,“相见恨晚”。
    江湖很喜欢相见恨晚这个词。就像是他和沧泠刚认识的感觉,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虽然别的脆皮暗香都和奶妈小姐姐们绑定,但江湖坚信,只有和沧泠在一块才有奶妈小姐姐给不了的安心感。

菲总近照,不用谢
他的脸真的好看!!!!!

你在哪,我就在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甜死了!!!!

当你不再踏入江湖时的告别

◆我流人物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网易
◆男神×你系列

楚留香
    这是你第一次用飞鹰约香帅见面,当然也是最后一次。这个游戏对你的吸引力已经大不如前,你不像其他少侠一样喜欢游走江湖,知道的江湖事也不多,武功不好不坏,不寻宝不爱财,只喜欢看看风景。很多时候,胡铁花都说你不像是个江湖人。
    前几日已和胡铁花喝过这分别酒,你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分开告别。只因心中那隐隐约约的还不曾说出的情愫。
    刚解决了琅轩玉的事件,万圣阁又蠢蠢欲动,你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香帅怕是会惋惜吧。只是,不知他对你是否怀有同样的感情呢?
    地点定在雁来客栈的房顶,你很喜欢看他的轻功。犹如略过水面的雄鹰,却又不带一丝让人不舒服的感觉。因为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你特意提前到了,却不想他比你还早几分。
    他站在月下的金陵,白皙的手指握着折扇。颇有遗世而独立的仙人之风,但,这位仙人没有悲天悯人,他的眼神注视着你。
    只有你。
    眼神中带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纵容。
   “小友今日邀楚某来,这酒钱,楚某可不会付的。”
    他的声音含着笑意,像是平常一样的逗弄你。但你的心彻底凉了,他大抵将你当成妹妹一类的人物了。
    虽然心有不甘,但你也明白这种事不能强求。
    酒过三巡,你有了醉意。你的酒量不深,今日却还保留着一丝清明。或许是想在离开前再好好看看这位,将你带离海上的如玉佳公子,又或许是对自己的表白不带一丝希望的不甘心。
    在酒精的鼓励下,
   “香帅,我…我很喜欢你。”
    说完你就后悔了,明知他对你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却还要在离开前将两人关系弄得如此尴尬。真是笨死了!
    “我,我知道香帅只拿我当妹妹。没,没关系。我明天就要离开了,大概不会再进入江湖了。香帅你不必为……”
   “我还不曾回答,小友又何必妄自菲薄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来到你的面前。眼睛直视着你,你终于看清了,他的眼神不只有纵容,更有春风一般和熙的绵绵情谊。
   “楚某心悦姑娘已久,不知这位姑娘可否为了楚某而留下呢?”
    完了完了,这辈子怕是都要溺毙在这眼神中出不来了。退什么坑,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蔡居诚
    你进去他房间的时候,他正坐在窗下的软榻上看书。看你进来只冷哼一声,都不曾抬眼分你一个眼神。你只觉得他的神情有趣的很,像是一只高傲的波斯猫。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直到他耳朵渐渐泛起了红。你才发觉时间已过了一大半。
   “师兄师兄,别看书了。我想起来正事了,我把软筋散的解药做成药丸了。你看哦,就是这个青色瓷瓶里的,早晚两次。大抵两天药劲就散了,你先不要吃点香阁的东西,我钱虽然不够赎你出来,但让你买点吃的的钱还是有的。这些都给你放枕头下了啊。我积蓄不多,你省着点。从点香阁出去也得好好打点不是?不然怎么揭穿邱居新,对吧?还有还有……”
   “你话真多。”
    !!!
    你瞬间就有种气到炸的感觉,但一想到你明天要离开犯不着再和他吵一架。
   “哼,我不和你计较。我告诉你,蔡居诚,明天你最大的金主可是就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啊,你还不珍惜我。以后可不会有第二个像我对你这么好的人了哦。”
    他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怎么,还养了别的男人?现在嫌我腻了就扔了是吧。”
   “你在想什么啊,我大概以后都不会再踏入江湖了。你脾气这么臭,除了我哪有人能受得了你,真是的。”
   “你就是受不了也得受着,别人?与我何干?我可没有放过你,想走?我说可以了吗?”
    你不禁啼笑皆非,蔡师兄连挽留人的时候都这么傲娇。
   “反正我在你们眼里就是武当叛徒,想跟我撇清关系也正常。你要走现在就走,赶紧滚。”
   “不是,我不是因为这个……”
    还来不及解释完,他就把你推出门外。连你留给他的钱都扔出来了。
    你不放心,从此之后日日蹲在点香阁,希望蔡师兄消消气。退坑什么的,忘了吧忘了吧。蔡师兄还生着气呢╮(╯_╰)╭。




原随云
   “公子,我…我以后不会再来了。你不必为难,我明日就离开。”
    你捏着裙角,忐忑不安的看着他,希望他能挽留你。但令你失望了,他的琴音没有因为你说出的消息而惊颤一分一毫,他依旧是如朗朗清风般的人,只是不喜欢你。
    自从你前几日向他表露心迹后,他依旧如朋友般待你。即使是这样尴尬的境地,他依旧君子坦荡,映衬出你的不良居心。表白已经被拒绝了,你不想再过多纠缠于他。
    你很喜欢他,就算是被拒绝了也想尽量留下好印象。这样他在以后回忆的时候,就会少些厌恶吧。
   “是吗?如此可要好好告别一番。”
    略显冷淡的话语让你彻底下定离开的决心,你虽然喜欢他但也有理智。强扭的瓜不甜,还是尽早快刀斩乱麻的好。
    但到了第二天,你失明了。
    忽然间,没有一丝征兆,你失明了。
    原随云的声音里有着无限的自责,你并不觉得这是他的责任。大夫也查不出病因,极有可能再也无法复明。
    突然失明让你对周围的一切充满了戒心,只有在原随云身边才能稍稍安心。或许听起来有些死皮赖脸,但父母也不在身边,你最熟悉的只有原随云,对他依赖一些也正常。
    他也似乎并不拒绝。
    当你情况稍好些准备辞行时,病情加重了,时不时的会晕倒。你不愿意再麻烦他,他照顾你良多,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你会忍不住以他的妻子自居。
    你终于下定决心。
   “你还不明白吗?你是不可能从我身边离开的,”他的手缓缓抚摸着你的头发又渐渐滑落至颈边,像是一条阴冷的蛇缠住了你的脖子,“所以,乖一点。不要总是想着离开,我会生气的。”
    原随云的声音不像往常,带着一股戾气,最奇怪的是还带着笑意。
    你喜欢上了一个可怕的人。大概这辈子都无法挣脱,无法逃离,永远被他束缚。